首页 > 国内新闻

瑞幸咖啡继续亏损6.8亿 烧钱模式能持续到何时?

文章作者:来源:www.24h-yeu.com时间:2019-09-06



   19:30:23 金融十八掌

  

  8月14日,瑞幸咖啡发布上市后首份财报,第二季度营收9.091亿元,较上年同期的1.215亿元增长648.2%,继续净亏损6.813亿元,上年同期净亏损为3.33亿元。

  自2018年至2019年二季度,瑞幸净亏损高达28.5亿元,相当于日亏522万元。

  不过,2019年第二季度瑞幸咖啡产品净收入为8.7亿,同比增长689.4%;2019年第二季度,瑞幸咖啡累计交易用户数2280万,新增交易用户590万,平均月活用户620万,同比增长410.6%。

  对于营收的高速增长,瑞幸咖啡表示,净收入增长主要受交易客户数量增加、交易客户平均购买商品数量增加、有效销售价格提高等因素推动。

  高亏损与高增长并存,高风险与高收益同存,瑞星咖啡的烧钱模式是否可行?

  瑞幸咖啡的“资本游戏”

  我们知道,传统企业以赚钱——获得更多经济利润为主要目的,互联网企业则更注重于流量,赚取的是未来的钱——流量变现。

  瑞幸咖啡,作为一个咖啡连锁品牌,采用“无人零售、密集开店+外卖”的运营方式,通过APP线上下单、扫码自取等方式售卖,用阿拉比卡咖啡豆制作咖啡,并引进瑞士进口咖啡机,为用户提供美式咖啡、拿铁、澳瑞白等产品。

  简单地说,瑞幸咖啡是零售业线下实体门店与线上APP运营的结合,打通线上线下的商业模式。

  现在,我们来看看瑞幸咖啡的“烧钱”商业模式。

  

属于自己的成功之路!

  瑞幸咖啡谁之“幸”

  张震和汤唯两大明星一人手里拿着一大杯咖啡,还有自带初恋范的刘昊然客串店员刷屏的广告,是大多数人对瑞幸咖啡的第一印象。

  

  星巴克二三十块钱一杯的咖啡,口感差不多的瑞星咖啡直接降到了10块钱一杯,这样天上降下来的利好,当然是大众的最爱喽,不喝白不喝!

  2019年5月17日,瑞幸咖啡奔赴美国纳斯达克成功上市,发行3300万份ADS,每份定价17美元,承销商行使超额配售权后,加上同步私募配售5000万美元,共募集资金6.95亿美元,市值达42.5亿美元。

  这是一家仅成立了不到20个月的公司。

  2017年10月成立的瑞幸咖啡,抓住了大众对咖啡“物美价廉”的强烈需求,借助明星光环的营销策略,一举吸引了大众的眼球,成为资本市场一匹黑马。

  

  据企查查资料显示,2018年6月瑞幸咖啡获得大钲资本、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愉悦资本和君联资本联合投资的2亿美元A轮融资;同年12月,瑞幸咖啡又获得中金佳成投资的2亿美元B轮融资,大钲资本、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愉悦资本继续跟投;2019年4月,瑞幸咖啡在上市前获得贝莱德投资的1.5亿美元的B+轮融资。

  

  瑞星咖啡一路疯狂的融资,简直是“吸钱的机器”,烧钱烧出来的商业模式,到底是谁之“幸”?

  “烧钱模式”是否可持续?瑞幸咖啡一边是玩“资本的游戏”,疯狂地“吸钱”,另一边是疯狂的“开实体店+低价促销”模式。

  

  瑞幸咖啡门店扩张的速度简直“惊人”。

  据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二季度,瑞幸咖啡门店数达2963家,比2018年二季度的624家门店增加了374.8%。同时,瑞幸咖啡门店运营亏损较去年同期下降31.7%至5580万元,接近店内盈亏平衡点。

  其中,瑞幸咖啡快取店和优享店门店数量分别从2018年12月的1811家和86家到2019年3月的2163家和109家,再到截至2019年二季度的2741家和123家,这两种门店类型数量一直在不断增加。

  

  值得注意的是,瑞幸咖啡旗下门店共分三类:快取店、悠享店和外卖厨房,其中快取店就占了 2741 家。

  这意味着瑞幸咖啡90%以上的门店是快取店,用户通过APP点一杯咖啡或一份轻食,自己下楼到店取货,不需要承担外卖成本,这是瑞幸 “快取店”咖啡模式的精髓。

  外卖厨房则出现了“停滞”之象,数量仅有99家,相比上一季度只新增了一家。而在2018年6月30日时,外卖厨房店数量为246家,也就是说在过去的一年中,有147家瑞幸咖啡外卖厨房店关店,且这一数字是从去年开始持续走低,并在今年一季度锐减。

  令人深思的是,目前瑞幸咖啡“卖出一杯亏损两杯”的烧钱模式,是否具有可持续性,未来能否扭转盈亏,像京东商城那样熬到盈利的一天?

  这到底是一场资本的豪赌,还是商业模式的创新?

  PS:资料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北京商报》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21财经

  

  作者| 小善;视觉| 最硬核的设计海伟老师;来源| 有趣有深度的·善缘街0

  

  8月14日,瑞幸咖啡发布上市后首份财报,第二季度营收9.091亿元,较上年同期的1.215亿元增长648.2%,继续净亏损6.813亿元,上年同期净亏损为3.33亿元。

  自2018年至2019年二季度,瑞幸净亏损高达28.5亿元,相当于日亏522万元。

  不过,2019年第二季度瑞幸咖啡产品净收入为8.7亿,同比增长689.4%;2019年第二季度,瑞幸咖啡累计交易用户数2280万,新增交易用户590万,平均月活用户620万,同比增长410.6%。

  对于营收的高速增长,瑞幸咖啡表示,净收入增长主要受交易客户数量增加、交易客户平均购买商品数量增加、有效销售价格提高等因素推动。

  高亏损与高增长并存,高风险与高收益同存,瑞星咖啡的烧钱模式是否可行?

  瑞幸咖啡的“资本游戏”

  我们知道,传统企业以赚钱——获得更多经济利润为主要目的,互联网企业则更注重于流量,赚取的是未来的钱——流量变现。

  瑞幸咖啡,作为一个咖啡连锁品牌,采用“无人零售、密集开店+外卖”的运营方式,通过APP线上下单、扫码自取等方式售卖,用阿拉比卡咖啡豆制作咖啡,并引进瑞士进口咖啡机,为用户提供美式咖啡、拿铁、澳瑞白等产品。

  简单地说,瑞幸咖啡是零售业线下实体门店与线上APP运营的结合,打通线上线下的商业模式。

  现在,我们来看看瑞幸咖啡的“烧钱”商业模式。

  

属于自己的成功之路!

  瑞幸咖啡谁之“幸”

  张震和汤唯两大明星一人手里拿着一大杯咖啡,还有自带初恋范的刘昊然客串店员刷屏的广告,是大多数人对瑞幸咖啡的第一印象。

  

  星巴克二三十块钱一杯的咖啡,口感差不多的瑞星咖啡直接降到了10块钱一杯,这样天上降下来的利好,当然是大众的最爱喽,不喝白不喝!

  2019年5月17日,瑞幸咖啡奔赴美国纳斯达克成功上市,发行3300万份ADS,每份定价17美元,承销商行使超额配售权后,加上同步私募配售5000万美元,共募集资金6.95亿美元,市值达42.5亿美元。

  这是一家仅成立了不到20个月的公司。

  2017年10月成立的瑞幸咖啡,抓住了大众对咖啡“物美价廉”的强烈需求,借助明星光环的营销策略,一举吸引了大众的眼球,成为资本市场一匹黑马。

  

  据企查查资料显示,2018年6月瑞幸咖啡获得大钲资本、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愉悦资本和君联资本联合投资的2亿美元A轮融资;同年12月,瑞幸咖啡又获得中金佳成投资的2亿美元B轮融资,大钲资本、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愉悦资本继续跟投;2019年4月,瑞幸咖啡在上市前获得贝莱德投资的1.5亿美元的B+轮融资。

  

  瑞星咖啡一路疯狂的融资,简直是“吸钱的机器”,烧钱烧出来的商业模式,到底是谁之“幸”?

  “烧钱模式”是否可持续?瑞幸咖啡一边是玩“资本的游戏”,疯狂地“吸钱”,另一边是疯狂的“开实体店+低价促销”模式。

  

  瑞幸咖啡门店扩张的速度简直“惊人”。

  据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二季度,瑞幸咖啡门店数达2963家,比2018年二季度的624家门店增加了374.8%。同时,瑞幸咖啡门店运营亏损较去年同期下降31.7%至5580万元,接近店内盈亏平衡点。

  其中,瑞幸咖啡快取店和优享店门店数量分别从2018年12月的1811家和86家到2019年3月的2163家和109家,再到截至2019年二季度的2741家和123家,这两种门店类型数量一直在不断增加。

  

  值得注意的是,瑞幸咖啡旗下门店共分三类:快取店、悠享店和外卖厨房,其中快取店就占了 2741 家。

  这意味着瑞幸咖啡90%以上的门店是快取店,用户通过APP点一杯咖啡或一份轻食,自己下楼到店取货,不需要承担外卖成本,这是瑞幸 “快取店”咖啡模式的精髓。

  外卖厨房则出现了“停滞”之象,数量仅有99家,相比上一季度只新增了一家。而在2018年6月30日时,外卖厨房店数量为246家,也就是说在过去的一年中,有147家瑞幸咖啡外卖厨房店关店,且这一数字是从去年开始持续走低,并在今年一季度锐减。

  令人深思的是,目前瑞幸咖啡“卖出一杯亏损两杯”的烧钱模式,是否具有可持续性,未来能否扭转盈亏,像京东商城那样熬到盈利的一天?

  这到底是一场资本的豪赌,还是商业模式的创新?

  PS:资料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北京商报》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21财经

  

  作者| 小善;视觉| 最硬核的设计海伟老师;来源| 有趣有深度的·善缘街0

达到当天最大量

永利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