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新闻

时评丨从总理经济形势座谈会看稳增长的政策重心

文章作者:来源:www.24h-yeu.com时间:2019-11-04



昨天我想和《中国经济时报》分享。

照片来源/新华社

时代评论

■周荀子

10月14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Xi主持召开了一次关于部分省级政府领导经济形势的座谈会,发出了“稳定增长和经济运行应在合理范围内占据更加突出的位置”的重要信号。

在第三季度中国经济数据发布的关键时刻,中央高层加强稳定增长的紧迫性和重要性意味着中国经济下行压力显着增加。正如李克强总理所说,今年以来,中国经济运行总体稳定,结构调整稳步推进,人民生活不断改善。然而,当前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加大,实际经济困难突出,内需疲软,部分食品价格因供需变化而上涨,部分地区发展势头不足。

“压力增大,困难突出”主要受到国内外双重压力的制约。从国际环境来看,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外部不稳定和不确定性增加,对国内经济造成下行压力。从国内环境来看,国内发展不平衡和不足的问题仍然突出,许多改革和发展任务亟待解决。过去两个月的大多数经济增长指标都呈现出放缓趋势,表明中国经济处于全面下行趋势,增长放缓的压力不断加大。例如,9月份进出口总值出现负增长,采购经理人指数仍低于繁荣-萧条线,反映出当前经济内生动力仍然不足。

中国在复杂的内外环境下进入第四季度。抵御经济下行压力,稳定经济增长迫在眉睫。这是确保全年主要目标任务完成,为明年经济稳定增长奠定基础的关键。如何稳定增长?出发点是搞好“六个稳定”工作,关键是狠抓政策落实。

从本次研讨会揭示的信号来看,反周期调整政策仍然是未来稳定增长的政策重点。在财政政策方面,继续实施细致、大规模的税费减免政策,加快地方政府专项债券的发行和使用,将成为下一步财政政策的主要推动力。例如,9月30日,财政部发布文件,要求将餐饮、住宿、旅游、教育等服务业的增值税抵扣率从10%提高到15%,以增加对生活服务业的减税支持。10月9日,国务院发布了调整中央和地方收入分配方式的文件,这无疑将调动中央和地方政府的积极性。在货币政策方面,将保持“固定力量”,同时加强反周期调整。央行行长易纲曾经说过,中国是一个大经济体。货币政策主要是为国内经济服务,以我为主,并根据国内经济形势和价格趋势进行预调整和微调。目前,国内货币政策工具充足,利率适中,政策空间大。央行通过降低标准和定向降低标准,释放流动性,实施“弹性宽松”政策。定向降低标准于10月15日和11月15日实施了两次,每次降低0.5个百分点,以促进小微企业融资成本的降低。在深化改革开放中,“放松管制”改革和优化经营环境是促进“六个稳定”的重要措施。10月8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通过了《优化营商环境条例(草案)》,这无疑给了大多数企业家对未来发展的“保证”。在扩大内需方面,还有旧城改造、重点建设项目和汽车消费的空间。

事实上,自9月份以来,各部委、各地区已经开始围绕“六个稳定”召开密集会议进行安排。例如,在稳定投资方面,有关部委和省份最近对地方重大投资项目进行了一轮调查,整理了重大项目清单,完善了重大项目银行。一大批具备开工条件的重大项目提前开工并加快推进。有关部门发出通知,要求加快中央预算内投资计划分解,推进投资项目建设和计划实施。

可以说,随着当前国内外形势日趋复杂,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问题交织在一起,加上中国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加大,预计今年第四季度,包括财政和货币政策在内的各种稳定增长措施将有系统地努力确保今年中国经济的稳定,应对日益增加的外部压力。

作者是《中国经济时报》的记者

照片来源/新华社

时代评论

■周荀子

10月14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Xi主持召开了一次关于部分省级政府领导经济形势的座谈会,发出了“稳定增长和经济运行应在合理范围内占据更加突出的位置”的重要信号。

在第三季度中国经济数据发布的关键时刻,中央高层加强稳定增长的紧迫性和重要性意味着中国经济下行压力显着增加。正如李克强总理所说,今年以来,中国经济运行总体稳定,结构调整稳步推进,人民生活不断改善。然而,当前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加大,实际经济困难突出,内需疲软,部分食品价格因供需变化而上涨,部分地区发展势头不足。

“压力增大,困难突出”主要受到国内外双重压力的制约。从国际环境来看,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外部不稳定和不确定性增加,对国内经济造成下行压力。从国内环境来看,国内发展不平衡和不足的问题仍然突出,许多改革和发展任务亟待解决。过去两个月的大多数经济增长指标都呈现出放缓趋势,表明中国经济处于全面下行趋势,增长放缓的压力不断加大。例如,9月份进出口总值出现负增长,采购经理人指数仍低于繁荣-萧条线,反映出当前经济内生动力仍然不足。

中国在复杂的内外环境下进入第四季度。抵御经济下行压力,稳定经济增长迫在眉睫。这是确保全年主要目标任务完成,为明年经济稳定增长奠定基础的关键。如何稳定增长?出发点是搞好“六个稳定”工作,关键是狠抓政策落实。

从本次研讨会揭示的信号来看,反周期调整政策仍然是未来稳定增长的政策重点。在财政政策方面,继续实施细致、大规模的税费减免政策,加快地方政府专项债券的发行和使用,将成为下一步财政政策的主要推动力。例如,9月30日,财政部发布文件,要求将餐饮、住宿、旅游、教育等服务业的增值税抵扣率从10%提高到15%,以增加对生活服务业的减税支持。10月9日,国务院发布了调整中央和地方收入分配方式的文件,这无疑将调动中央和地方政府的积极性。在货币政策方面,将保持“固定力量”,同时加强反周期调整。央行行长易纲曾经说过,中国是一个大经济体。货币政策主要是为国内经济服务,以我为主,并根据国内经济形势和价格趋势进行预调整和微调。目前,国内货币政策工具充足,利率适中,政策空间大。央行通过降低标准和定向降低标准,释放流动性,实施“弹性宽松”政策。定向降低标准于10月15日和11月15日实施了两次,每次降低0.5个百分点,以促进小微企业融资成本的降低。在深化改革开放中,“放松管制”改革和优化经营环境是促进“六个稳定”的重要措施。10月8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通过了《优化营商环境条例(草案)》,这无疑给了大多数企业家对未来发展的“保证”。在扩大内需方面,还有旧城改造、重点建设项目和汽车消费的空间。

事实上,自9月份以来,各部委、各地区已经开始围绕“六个稳定”召开密集会议进行安排。例如,在稳定投资方面,有关部委和省份最近对地方重大投资项目进行了一轮调查,整理了重大项目清单,完善了重大项目银行。一大批具备开工条件的重大项目提前开工并加快推进。有关部门发出通知,要求加快中央预算内投资计划分解,推进投资项目建设和计划实施。

可以说,随着当前国内外形势日趋复杂,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问题交织在一起,加上中国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加大,预计今年第四季度,包括财政和货币政策在内的各种稳定增长措施将有系统地努力确保今年中国经济的稳定,应对日益增加的外部压力。

作者是《中国经济时报》的记者